切换到宽版

福建省“最美教师”吴淑娟:驰骋赛场的“工匠型教师”

编辑:徐初栋 2022-09-08 09:00
福建省“最美教师”吴淑娟:驰骋赛场的“工匠型教师”
  近日,福建省第三届“最美教师”名单公布,
  来自闽西职业技术学院的吴淑娟
  荣获“最美教师”称号!
  在教师节来临之际,
  小编带您走进这位“工匠型教师”,
  一起了解她的“育人”之路吧~



  8月中旬,连日高温。一间空旷的厂房里,十余台风扇呼呼地运转着,人的呼吸、汗水和阳光一样都是热的。这是闽西职业技术学院信息与制造学院的实验室,里面摆放着新旧两套电梯实训设备、几张桌子和椅子以及零散的器件、生活用品等,一位教师正与2名学生一起备战全国职业院校技能竞赛(以下简称“国赛”)高职组“智能电梯装调与维护”赛项的比赛。这位教师是电梯工程技术专业主任吴淑娟,龙岩市本地人,齐耳短发、目光如炬,她时而在计算机前查阅数据参数、手写题目,时而巡视学生操作情况、相机询问。
  从上午9时到下午6时许,一天下来,记者在实验室里观摩他们一遍又一遍地写程序、绘图、组装器件、排除故障、调整线路等。除了午间用餐,枯燥的训练一刻也不见停下,因为国赛的比赛时长便是分秒必争的9小时。如此,节假日也不例外,日复一日地与学生同进同出同训,是怎样的力量驱使吴淑娟这么拼?
  “技能竞赛不是目的,而是引领学生体会、传承工匠精神的手段。所谓现代工匠,不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的石匠、木匠、铁匠等,它不分年龄、性别、职业。比如我,就是一名工匠型教师。”吴淑娟说。
  产教赛场
  “为行业企业培养出具有工匠精神的高级技术人才”



  龙岩市有六七十家电梯销售与服务企业,为全市的商用、住宅楼房提供电梯销售、安装、维修、保养、调适等服务,电梯技术人才常年面临较大缺口,且从业人员大多只有初中或中专学历,流动性强。从业人员的素质普遍偏低并不意味着其岗位技术工作难度低。电梯技术岗位的从业人员必须考取“特种设备安全管理与作业人员证”才能上岗,就业门槛高、工作难度大进一步导致企业招工难。中等职业教育培养的电梯技术人才主要面向电梯设备维保岗位,对技能要求相对低些,而高等职业教育电梯工程技术专业的人才培养则指向高级技术技能,要求学生掌握以电工基础和电子技术为主的专业基础理论知识,其就业主要面向电梯设备及电气设备的安装与调试、项目管理、检测等岗位。
  “不少企业员工的实操很熟练,知道怎么做,但不知道为什么、操作的原理是什么。”吴淑娟介绍道,企业的电梯技术员工普遍理论基础薄弱,他们在工作中遇到问题常常找不到原因,即使问题最后得以解决,也不一定能明白根源在哪儿以及以后该如何规避。因此,不少企业员工有夯实基础、提升学历的需求。吴淑娟积极与龙岩市电梯行业协会协作,主持闽西职业技术学院与龙岩市电梯行业协会联合培养“二元制”技术技能型人才培养项目工作,为龙岩市电梯行业技能型人才质量提升起了重要作用。龙岩市电力设备生产的龙头企业福建逢兴机电设备有限公司聘吴淑娟为特聘工程师,邀请她参与公司的课题研究和员工技术技能的培养,同时在吴淑娟的协调下达成与学校共建实习基地的合作协议,为学生提供维修电工、自动化设备运行维护的实习岗位。
  有一次,吴淑娟在用机器人设备进行切割动作的调试中发现,切割出来的产品总是有微小瑕疵,精度上虽然在误差许可范围内,身边许多人也认为这样过得去,但是她坚持要想尽办法提高精度。其实,要将产品的精度由99%提高至99.9%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吴淑娟再次仔细分析机器人的伺服系统,花了两天时间理出调整方向,然后一点一点地进行调试,最后将切割精度再提高了0.5%。“虽然精度只提高了0.5%,但产品的品质提升了一个档次,所以做事精益求精很重要,这样我们才能为行业企业培养出具有工匠精神的高级技术人才。”凭借多年来与行业企业的紧密合作,吴淑娟每年都推荐学生、徒弟给用人单位,许多毕业生已成为各用人单位的技术骨干,他们活跃在龙岩市乃至全省的智能制造行业企业,为当地产业、为人们生活奉献自己的智慧和汗水。
  除了助力企业人才培养,吴淑娟还积极借鉴、吸收企业文化,在开展技术革新改造和推动先进科学技术成果转化方面成果显著,先后在专业期刊中发表20多篇学术论文,主持或参与10余项省、市级科研项目,参与5项发明专利和实用新型专利的研究,其中2项发明专利获龙岩市专利一等奖。闽西职业技术学院信息与制造学院的电梯工程技术、汽车运用与维修、机电一体化、电气自动化、机械制造及自动化五个专业形成智能制造专业群,吴淑娟的产教融合实践极大地促进了整个专业群建设与行业企业的无缝对接。如,智能制造专业群与广锝机械科技有限公司共建产教融合基地,学生在基地内开展数控车铣实训;与新龙马汽车有限公司共建实践教学实训基地,学生在基地内开展电气设备装配工实训,等等。由此,专业群建设更好地为当地产业输送具备专业知识和核心职业技能的高素质人才。
  育人赛场
  “我会更多地去关注每个学生了不起的那部分潜能”



  电梯工程技术专业自2016年设置并招生以来,6年间只招到2个女生。清一色男生的班级里,不免有新生嘀咕:女教师的水平行吗?
  他们终会知道,这位笑声爽朗、精气神十足的女教师是从来不甘于人后的。
  2018年,吴淑娟参加高级技师的实操考试。考试分两天进行,第一天的考试内容是修机床,用时2小时;第二天的考试内容是通过做控制器、写编程、修电路来实现考题所要求控制的功能,用时6小时。吴淑娟所在考场共有30余人参加,她是全场唯一的女性,竟获得第一名的佳绩。“我努力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我不会比男性差。”吴淑娟说。为了提高课堂教学水平,吴淑娟连续两年参加福建省职业院校教师教学能力大赛并获奖。她的专业技能水平得到行业内专家的高度认可,2016年、2018年、2019年3次被聘为国赛“电梯维修与保养”赛项的专家裁判,成为该赛项为数不多的女裁判之一,2021年被国赛组委会聘为裁判长并被评为“优秀裁判长”。她的这种韧劲、拼劲也深深感染了学生。
  “我只是在一节绘图课下课后问了吴老师一个学习上的小问题,她就鼓励我参加技能竞赛训练。我从没想过自己能做出什么成绩。”2019届毕业生小丘告诉记者,他在校时原本是浑浑噩噩度日,家庭贫困、学业成绩差等因素导致他的自卑心理、软弱性格,虽然参加训练后不止一次感到“太苦太累,不如算了”,但“每次看到吴老师为了备战竞赛拼尽全力,我怎能不努力?尽管只得了省赛三等奖,但那是我第一次觉得自己有点厉害”。谁不渴望收获成就感呢?学生的“小问题”在吴淑娟眼里却是“新发现”——一个学生能提出问题,说明他有思考的潜质。“学生们喜欢我,大概是因为,我会更多地去关注每个学生了不起的那部分潜能。”吴淑娟笑着说道,每当看到学生自暴自弃,她就忍不住想拉一把。随即,她又举了莆田籍毕业生小翁的例子。小翁家境富裕,入学一个学期后因厌学而向学校申请退学,想回家随父亲学做生意。吴淑娟得知后连忙打电话给小翁,幸好彼时已收拾好行囊的小翁还未走出校门。吴淑娟带着小翁来到实验室,说:“我发现你上课的时候回答问题反应很快,你有不错的天赋,退学就可惜了。你来我的团队参加训练吧。”小翁被实验室里的设备吸引了,但依然小声问道:“我不行吧?”吴淑娟指向正上机操作的两三名学生:“跟他们一样,你有这个能力,所以我带你过来。无论什么时间,只要你有问题,就来找我。”吴淑娟的话像暗夜里突然出现的一点火光,小翁心里一暖,留了下来。这个决定改变了他的命运,后来他连续两年获得省赛第一名。
  按照“智能电梯装调与维护”赛项的国赛要求,参赛团队要在总时间9小时内完成赛卷规定的6个模块任务内容:电气设计与安装、电路连接与通电测试、控制程序编程及调试验收、故障检修与保养、优化与运维、职业素养与安全。“智能电梯装调与维护”赛项在“电梯控制技术综合实训装置”上进行,装置由两台高仿真电梯模型、电梯门机及轿厢系统和两套电气控制柜组成。电梯模型的所有信号全部通过航空电缆引入控制柜,每部电梯控制系统均有一台一体化控制器和一台PLC双重控制方式,通过通信交换数据、电梯外呼统一管理,可实现电梯的群控功能。吴淑娟每天晚上在家都要花1小时以上的时间给参加训练的学生出题,学生第二天根据题目要求在电梯控制系统上操作。因技能竞赛大部分是操作题目,指导教师必须全程跟踪才能清楚掌握学生的操作是否规范、问题出在哪里。虽然每天训练时间长达10余小时且内容枯燥,但能够攻克吴老师出的难题,学生也乐此不疲。
  “在实验室里泡了2年,写程序、排除故障这些训练比起睡懒觉、打游戏,更让我感到开心。吴老师经常大中午、大晚上的还帮我们解决问题,遇上这么好的老师,我要更加努力。”2020级电梯工程技术专业学生杨洋一说起实验室就神采飞扬,他在入学之前就经过中职学校专业教师的介绍进了吴淑娟的实验室,此次他将带着吴淑娟一以贯之的精益求精的精神出征国赛。

  生命赛场
  “人的身体很脆弱,但人的意志是很顽强的”



  就在记者采访的前两周,吴淑娟又经历了一场手术。
  2021年8月,吴淑娟在常规体检中查出病症,立即住院、接受手术。习惯了天天见到吴老师,学生很快便察觉到事情不对劲。“我们必须继续专注训练,才不负吴老师的苦心,好让她安心养病。”杨洋说,现在他会在实验室里专门给吴老师准备菊花茶、灵芝茶等,待人细心、耐心也是吴老师教他的。
  “明确病情后,第一个念头自然是想到父母、爱人和刚升入高三的儿子。”吴淑娟坦言,“学生的技能训练也让我放不下,他们需要指导。如果他们积累了很多问题,最后没能达成预期效果,怎么办?”参加训练的学生经常忙到夜里12时才走,这般努力对他们而言已经是一种自发自觉的行为。学生并不知道,他们的埋头苦干其实也感动了、震撼了吴淑娟。师生间相互激励、亦师亦友,不正是最和谐的师生关系吗?如果是为了获奖,为了评聘职称,吴淑娟早就对学生完全放手了。为了那“0.5”精度的提升而多做一点、再多做一点,这样的追求总要有下一代来传承。
  让吴淑娟舍不得放手的,还有已离校的毕业生。小丘告诉记者,他目前在一家事业单位负责电力设备维护工作,收入比较稳定。“工作以后我有点安于现状,是吴老师时不时地打电话给我,提醒我不要忘了以前在学校学到的技能,不要忘了自己还有很多责任要承担。”谈话中,小丘还提及自己在校时曾申请困难补助,没想到自己如今能自食其力。吴淑娟见证了许许多多个像小丘一样平凡的学生从“不敢想”到“我还想”的成长轨迹。教育不正是一个生命感动另一个生命的过程吗?
  “求医这一年来,我真的没有害怕过。”吴淑娟说着就“哈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回荡在实验室的每个角落。她那由内而外的勇敢气质,着实让人有些难以置信。“这种勇敢是亲人给我的,也是学生给我的。”她缓缓而坚定地说道。
  2021年12月,在遵医嘱的前提下,吴淑娟如愿来到实验室,为当年参加省赛的学生做最后一次赛前指导。那是学生四五个月来第一次见到吴老师,“老师原来长发飘飘的,那天看到她一头短发、气色也不太好,我笑着跟她打招呼,但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情绪。”杨洋说,今年寒假过后,看到吴老师身体好些了,可以重返讲台,这真是比获奖还值得庆祝的事。
  自2000年投身职业教育以来,22年的执教生涯让吴淑娟对生命、对如何过好这一生、对如何给予他人的生命以尽可能的帮助,有了深刻的体悟和真切的实践。吴淑娟的儿子不久前被一所知名本科院校录取,她常这样与孩子交流:“不要用你的优越去轻视他人,而要多想想怎么帮助条件没有你好的人。”眼前这位尚在治疗期的工匠型女教师,她还是不甘于人后的,还想改变更多人的命运。“人的身体很脆弱,但人的意志是很顽强的。只要尚有余力,我就闲不住,想帮帮孩子们,哪怕只是看看他们。”吴淑娟说。
  “吴淑娟老师真正做到了把学生当作自己的孩子来培养。”闽西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卢伟耀说。流水的学生,铁打的巾帼工匠。夏日的阳光一如往日透过玻璃照进实验室,吴淑娟也一如往日给学生讲解、指导,哪怕操作程序已演示过千百遍,哪怕知识点已烂熟于心,她都会像第一次站上讲台一样,认真细致地引领学生感受学习的乐趣,用行动诠释如何成为一名现代工匠,如何为区域经济发展乃至智能制造做出自己的贡献。
  《福建教育》记者肖晨采写
  资料来源:《福建教育》杂志官方微信

版权声明:来源注明是龙岩市总工会的稿件,版权归龙岩市总工会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已有2313人阅读

栏目

24小时人气排行

最新文章